• 启 程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2-26 18:12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发布时间: 2019-12-13 来源: 揭阳新闻网 作者:

  是时候启程了。至于去哪,他也不知道。“寻找父亲遗作的结局”,这样的任务未免太荒唐,荒唐得无从下手。不如闭上眼睛往墙上的地图扔飞镖吧,飞镖射中的地方,就是目的地。——好,新市。还算远的,但能够到达。


  “带上你父亲的这本书吧。”母亲把一本旧得发黄发皱的书递给他。他接过。“还会回来吗?”母亲问。“不知道啊。”他抬头,望见庭院一只雀从一根垂了些缕绿叶的枝头上飞起,树枝剧烈抖动起来,落下第二场雨。


  坐上列车的时候,窗外的雨更大了。想来,他从来没有看过父亲的书。这不怪他,直到三个月前他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小说家,虽然是没有名气的那种。记忆里的父亲总是天没亮就起床,日落后又准时回家,规律得像去上班一样。也问过父亲是做什么的,父亲总是不经意地一笑,回答:“我是种庄稼的。”


  “我父亲是种庄稼的。”怎么对此深信不疑呢?似乎是一直以来对父亲的关注太少了,感觉上就像是一直以来只是跟母亲一起生活。童年时期美好的记忆都缺少了父亲的身影。印象里的父亲很年轻,总是笑得很傻气,穿着军绿色的大衣,在家里的时候总是被各种亲戚指责,指责说没有责任心,指责说对他不起。


  座前一个小男孩掉落在地的玩具汽车的响声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出来。小男孩旁边的大人帮他捡起,重新交到他的手中。列车里大家都沉默不语,顶头苍白的亮光似乎随着列车的轻微颠簸一晃一晃的,阴影与光交替着出现在乘客们千篇一律的低沉的脸上。


  “这世界上从此只有我一个人了。”他默默地想。难道刚才是非启程不可吗?寻找父亲遗作的结局,真的有必要吗?留在母亲身边,留在温暖的家乡,永远生活在平凡的幸福中,难道不是更好的生活吗?“不是。”他似乎听见了父亲的声音,“拜托你帮我完成那个故事。全世界只有你会知道我想怎么写。”


  这时,身后传来小婴儿醒来后的哭声,紧接着是母亲温柔的安抚声。左上角一个戴着耳机的少年头靠在座椅上沉睡。他也想听音乐,但是怕现在听音乐会忍不住悲伤,于是从旅行包里拿出临走前母亲递给他的那本旧书,翻开了第一页。开头是这么写的:“从五岁的时候,我就想做一个种太阳的人。到了十五岁,我知道种太阳是不可能实现的,所以我对我的梦想稍作调整,我想做一个种植光芒的人。”


  列车涌入隧道,黑暗铺天盖地袭来。隧道似乎没有出口。他想:“这是一部自传体小说。父亲在写自己。既然这样,结局不早就显而易见了吗?死于肺癌,因为吸烟过度,这就是结局。不是吗?”黑暗里他似乎听见父亲失望的叹气声。这让他想起很多很多年前,童年的他在一次玩耍回家不小心撞见的一幕。父亲和母亲坐在客厅里,坐得远远的,母亲眼眶红肿,似乎刚刚哭过,而父亲却还是那样事不关己般地笑着,手上在玩一个打火机。那是他决定恶意地忽视父亲的开始。


  突然眼睛被强烈的光芒刺激,他猛地闭上眼睛。是列车走出隧道了。


  “下一站,新市站。”列车的广播响起。等眼睛适应了这过于充足的光线,他睁开眼。他们正处于地势颇高的铁轨上,车窗外是绿油油的小山坡,之后是一望无际的碎金闪闪的万顷碧波。却不见太阳的身影,似乎是有人特意早起采集来阳光,人为地在这淋了风雨的地方种下光芒。


  婴儿的哭声停止了,左上角的少年也摘下了耳机。新市到了,他该下车了。


  揭阳第一中学高二(16)班  张斯婷


(编辑:喃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