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纸上盛宴——读唐鲁孙的《中国吃》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8-05 23:05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  唐鲁孙在《中国吃》里写到的吃食,我多半没吃过,但也并不妨碍我看得津津有味。看他的文章,美食如在眼前等着我伸手,伸筷子。

      写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《中国吃》里的佳肴也曾引得老饕梁实秋先生大发感慨:读了唐鲁孙先生的《中国吃》,一似过屠门而大嚼,使得馋人垂涎欲滴。唐先生不但知道的东西多,而且用地道的北平话来写,使北平人觉得益发亲切有味,忍不住我也来饶舌。看了梁先生文章全文才知道,他是被唐先生的《中国吃》勾出了馋虫,忍不住“心里一痛快”,就“信口开河”。由此可见唐先生饮食文章的滋味和魅力。

      收入长短文章二十三篇的《中国吃》,近半写的是北平的吃食,另外还有谈酒者三篇,谈烟者五篇,谈上海吃食、天津吃食、曼谷水果、喝茶各一。看唐鲁孙文章,尤其看书中有关北平美味的文章,不宜空腹。愈看愈饿,愈饿愈看,如此反复循环,简直是“折磨”。看唐鲁孙的文章,也不宜饱腹,看着美味腹中却再无空间,且不更是“折磨”?作者的绝活还不止于此。

      在看《中国吃》前,我刚看完冯骥才的《凌汛:朝内大街166号》,书中有写到“锅巴菜”。当时韦君宜等人专门从北京去天津找冯骥才谈长篇小说修改事,冯骥才请吃的就是“锅巴菜”。在冯先生笔下,对“锅巴菜”有专门的强调:是“那种纯粹本地老百姓的饭食”,是“一种带卤汁的绿豆煎饼条”。当时看过冯先生的文章后,就记住了“锅巴菜”,但对这是个什么样的“菜”还是不甚明了。这次看唐鲁孙的文章,也遇到了锅巴菜,而且写得更详细,这才解了惑,也是意外之喜。在唐鲁孙看来,锅巴菜是天津独一无二的一种吃食,不但天津人爱吃,就是外地人在天津住久了,也会慢慢地爱上这种小吃。

      有掌故,有细节,是唐鲁孙饮食文章的特点。所谓细节,许多都是实打实的厨艺。更难得的是,他对北京的馆子,不论大小,如数家珍,对各馆子的拿手菜招牌菜,也是信手拈来:东城金鱼胡同福寿堂的翠盖鱼翅,北城什刹海会贤堂的什锦冰碗,地安门外庆和堂的桂花皮馇,西城同和堂的天梯鸭掌……诸如此类,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。紧接着唐鲁孙大谈各个馆子拿手菜的做法和口味;让我们这些没吃过的人,光看着也如一席盛宴,如在眼前,如在嘴边。

      作者在写这些吃食时,多半已是吃不到这些了,但早年吃过的印象一直深刻在心。写下的文字,必然携带着思古的幽情。我在看时,常觉得文中所写真像是在汪曾祺的小说中。相较梁实秋、汪曾祺,唐鲁孙的语言要逊一筹,好在他用自己的见多识广、民俗掌故作了弥补。

      据说唐鲁孙的《吃在北平》等文章发表后,就有读者去函想要跟唐先生学厨艺,还有大餐厅要请他去做顾问。至于厨艺最后学到了没有以及做了顾问没有,那是另外的话题,我非知情人,尚不得知。其实,保留一份疑问也好,亦如正在看到而未吃到的美食,让人时常惦念。 (毕 亮)
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网站介绍 | 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22 广州市电化教育馆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48787号-3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删除!